历史进程

从“靓茨之庄”到靓茨伯

在波亚克之口,一片名为“Batges”的土地上,靓茨伯走过一段颇具梅多克代表性的历史。

托马·靓茨和“靓茨之庄”

尽管贝斯村的风土早于十六世纪就记录在案,但葡萄园真正辉煌的历史是始于十八世纪。从1749到1824年,这里是托马·靓茨的庄园。他是爱尔兰戈尔韦人,乔治·靓茨之子,迁居波尔多从事葡萄酒贸易。托马·靓茨照料土地很有一手,酿出的葡萄酒美味绝伦,被人称为“靓茨之庄”,不久后,就借巴黎世博会之机,登上1855年排名的五级名庄行列。

“那个亚鲁”,山里来的

后来,外号叫“那个亚鲁”的让·迦斯,一个“山里来的”人——旧时人们对阿列日省高山谷地中农民的称呼——前来梅多克定居,努力在田间耕作养家糊口。三十年代,酒商凯鲁家族后裔费利柯斯·德·维亚将军将葡萄园租给“那个亚鲁”之子让-夏尔·迦斯耕作,后者本身也租种着圣爱斯泰夫产区的宝榆庄。让-夏尔在二战前夕收购了这两家酒庄。自此,靓茨伯一直接受迦斯家族的领导。

老酿酒车间,历史的见证

靓茨伯的老车间是梅多克地区葡萄酒酿造旧设备的唯一见证。如躺倒的栅栏般排列的楼板是斯卡温斯基在1850年前后发明的,这在当时是一大进步,已展现出现代酿酒车间中重力理念的所有优势。

酒农工人艰辛却出色的工作

当时,马车将盛满葡萄的大桶拉到车间,再用吊车将大桶吊到二层,把葡萄倒入一个被安置在铁轨上且配有轮子的木质大池子里。一到两个工人进到木池中,踩踏葡萄,以便让汁液从池孔中流出,倾入两侧的发酵罐。然后,至少要动用6位工人,才能凭借一套皮带轮、绳子和筛桶设备将发酵罐中的葡萄皮清出。

由出色酒农工人完成的工作不仅艰辛,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度。最后一位颇具标志性意义的工人——泽维尔·提布于1975年在靓茨伯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靓茨伯的老酿酒车间如今向公众开放,上演着一场真正的穿越时光之旅。